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1861图库看图专区 > 正文阅读

《倾城绝恋》全集剧情 分集介绍(1-49)

发表日期:2021-07-07 03:17  作者:admin  浏览:

  当她带着少女的执拗对他说出,『靖轩哥哥,我喜欢你。』靖轩冷漠地回绝,『可我不喜欢你!』

  一再相遇,当年的野蛮格格已蜕变为翩翩淑女。他深情对她说出,『你的丈夫只会是我,我不会再辜负。』她泪眼凝噎,『你早该明白,我已失去爱你的勇气。』她的情深,他总是错过;他的执着,她总是怯步。

  从内蒙古而来的美璃格格在进京时,因为一场误会而结识了靖轩,两人虽不知彼此真实身份,却已一见钟情,一个偶然的机会,当两人再度重逢,深情互许,相互更增情愫,美璃与靖轩两情相悦,彼此深爱。打算请求指婚之时,而遭到了靖轩之母太福晋的执意反对和阻碍,正当两人力争幸福之际,然而美璃的一个偶然发现让两人的爱情命运产生了误解,最终走上了不归路。美璃和靖轩两人的爱情是因误会而相识、相知、相恋、并且真心相爱,最后也因误会而产生矛盾,造成两人之间对爱情的不信任相互猜忌而以生死离别而告终,但唯一不变的是那份无怨无悔的爱以及生死不渝的心。

  相传大藏经是具有安邦泽民的法力能带来七世平安,康熙在手诛鳌拜之后连日梦兆不祥,孝庄太皇太后遂建议康熙亲手抄写大藏经以保大清皇朝国泰民安经久不衰。康熙在抄写完第一本经书之后担心手抄本容易失窃,让歹徒蛊惑人心于是就以泥金重新铸造大藏经。大清动用了五千两黄金,铸成了一百零八套佛经,每套重达五十公斤,一万四千颗宝石镶嵌在四百三十二片护经板上,康熙赐名龙藏经,成为传世巨作。 集市上,靖轩骑着马追着鳌拜的余党马蹄差点踩伤一个过路人,美璃拦住他的马让他下马道歉,不料摔翻得过路人竟然亮出刀与靖轩打斗起来,街上此时不知从什么地方一下子涌出好多人与靖轩较量起来,甚至有人将酒坛打碎,点了火差点烧烧到美璃,靖轩抱起美璃救了她。鳌拜余党想要逃跑,靖轩拦住他问道高图、仇彪在哪里,那人看见了天上的信号弹之后就自尽身亡了。 美璃回到家阿玛见到她高兴极了,阿玛说她从小没了额娘心里一直觉得亏欠她,现在就是想着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靖轩来到皇宫对皇上说这次任务失败了,皇上说京城人多车攘为了减少百姓的猜测让他追加人手清剿鳌拜余党。 寿殿上,皇上对太皇太后说为保大清福泽已经将大藏经铸造完成命名为龙藏经,太皇太后高兴得不行。美璃的阿玛带着她去皇宫给太皇太后祝寿,太皇太后见到美璃之后就说她长得水灵到了许婚年龄,到时候自己会为她物色一个好人家的。静贵妃请太皇太后去看戏,于是太皇太后就让美璃陪自己一起去。 表演精彩纷呈,美璃心里高兴不禁大加称赞,引起许多人的注意,甚至有人议论纷纷说她是有心惹人注意。太皇太后喜欢美璃说要是她喜欢的话就常来宫里看。美璃踢毽子惹得太皇太后高兴极了,对她不停地夸奖,皇上悄无声息的站在院子里欣赏着各位嫔妃格格踢毽子,美璃不小心将毽子踢出去差点打着皇上,幸好靖轩及时出现替美璃解了围。美璃想要跟靖轩要回毽子,却差点绊倒,靖轩一伸手抱住了美璃,救了她。 后来,遇到了靖轩,靖轩说上次她阻止自己追那些人,他已经禀明皇上了,到时候要追究她的责任,还说刚才差点将毽子提到皇上脸上是死罪。美璃以为他说的是真的,害怕了,靖轩却说自己是在逗她玩。 晚上,有人在房顶用钩子偷了手抄本,美璃的阿玛赛佳发现了,让人赶快去追。皇上和靖轩正在议政听说有人盗走了龙藏经的手抄本之后就命令靖轩赶快带人出城务必将此人缉拿归案。 赛佳一路追踪黑衣人,在一个胡同黑衣人将面具摘下,赛佳发现他是高图。这时,一群已经埋伏好的人将赛佳围住,赛佳不幸中箭,但是还是拼命抵抗,最终被一群人乱刀砍下。靖轩赶来时高图见势不妙就逃跑了,靖轩答应照顾美璃之后,赛佳就受伤身亡了。www.811180.com 永赫随应如进宫见太皇太后,自己一人在御花园将盆栽用轻功摆成一个寿字。

  美璃看见永赫刚才的表演就上前跟他打招呼夸他功夫了得,双方进行了自我介绍。永赫见到美璃说她跟其他的公主不一样,美璃也说他的功夫了得以后有空了要教教自己,说着梓晴就带着美璃走了。 静贵妃跟各位嫔妃说美璃在太皇太后的寿宴上抢尽了风头,合了老祖宗的心意,警告他们不要得罪她免得惹罪上身。梓晴带着美璃来给各位娘娘见面,大家觉得美璃没规没距,静贵妃话里带刺。之后,美璃问梓晴静贵妃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妹妹,梓晴说宫里不光讲究亲情,还要讲究品级,还说她善良不适合留在后宫。 静贵妃回宫心里对美璃耿耿于怀于是决定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她。静贵妃来找太皇太后,在门外听到太皇太后说美璃刚从草原回来却遭受丧父之痛。皇上说他现在最担心龙藏经的下落,让靖轩秘密搜查高图的下落,不让手抄经落到吴三桂手里。静贵妃在门外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心里想着要是自己能够在靖轩之前找到龙藏经,封后之事就指日可待了。 晚上,梓晴招待美璃,还给她带来了好东西吃。这时,靖轩来了说他和美璃见过面,美璃请他吃粽子糖,还说这些糖代表快乐和幸福,说着靖轩就试着吃了一颗。 为了避免美璃伤心,大家都没有告诉赛佳去世的事情。靖轩在赛佳的坟前说日后他一定会带着美璃来看他,他也会好好照顾美璃的。自己一定会手刃高图为他报仇的。靖轩向太皇太后说赛佳的后事已经办妥了,只是美璃不能为他上香,美璃那么天真善良要是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会受不了的。太皇太后说有时候茫然不知反而是种幸福。 靖轩正在想着赛佳生前对自己的托付,美璃兴冲冲的跑过来找到他,靖轩说他会陪着她熟悉环境,他一整天都会陪着她的,两个人逛了一天,美璃高兴极了,临走的时候美璃让她回家喝杯水,靖轩说自己还有事在身要先走,他还说她阿妈出京为皇上办事了,过几天才能回来。 素莹为庆王爷靖轩的额娘做了一条漂亮的披肩,自己心里又害怕靖轩看不上自己,额娘就安慰她说庆王府太福晋很中意她让她不要多想。 太福晋对靖轩说明天让他陪自己去碧云寺上香,于是靖轩就答应了。 美璃一个人在皇宫里闲逛,永赫看见美璃问她为什么心情不好,美璃说她到皇宫里来打探阿玛的消息,永赫说他可以陪她去寺里烧香祈祷,于是两人就决定一起去了。 庆王府太福晋夸奖素莹绣的披肩很好看,自己很喜欢,还说要是素莹能给自己当儿媳就太好了。 靖轩他们来到碧云寺见到了美璃,美璃一高兴失了礼节,庆王府太福晋见了她也不是很高兴,赶走了她。 路上,美璃跟永赫说自己很喜欢靖轩,说他能跟自己一起玩。永赫说自己很崇拜靖轩,他是大家崇拜的大英雄。这时,靖轩赶来说他有事要回朝廷于是就要顺路一起回去。永赫说自己有事要先走一步。两人一路无语,美璃问靖轩素莹是不是他的心上人,靖轩说素莹不是,于是看着她。两人一路有说有笑,这时,有人在暗处射箭想要杀了靖轩,美璃不顾自己安危为他挡了一剑。 素莹回家对父母说靖轩有点喜欢美璃,她阿玛就说让她尽早做准备。她额娘说桑珠是靖轩的表妹可是全靠她也不太可靠。她阿妈就说静贵妃在太皇太后寿辰当天费了不少心思他们可以从她身上下功夫。素莹也说静贵妃不喜欢美璃,于是他们就打算日后好好拉拢静贵妃。 梓晴和承毅来看美璃的伤势,一进门就看见靖轩在为美璃包扎伤口,美璃就说只要靖轩不受伤自己受点伤没有关系,她还不让靖轩把自己受伤的事情告诉老祖宗,免得她担心。

  靖轩问美璃谁让她为自己挡这一箭的,美璃说她不想让他受伤。靖轩说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 太皇太后对皇上说她想要让美璃搬进宫里住,她说这样还能教她规矩,美璃这孩子真是可怜的让人心疼,自己既然跟她那么投缘就让她来教导她。皇上在太皇太后的要求下就赐了美璃和硕格格的封号。太皇太后听了之后满意至极。 桑珠带着素莹来到宫中找静贵妃,素莹说静贵妃有母仪天下的风范,静贵妃听了之后高兴极了于是就让素莹常来宫中走动。 玉如劝说太皇太后美璃初来乍到,主子这样宠爱她恐怕会招来其他人的妒忌。太皇太后说女人的心眼本来小,她这么做没有什么不妥,还让玉如以后多教教美璃。 美璃知道自己被封为和硕格格之后心里高兴极了,承毅说以后她成为了格格就应该多加收敛,不要再闯祸了。美璃说有了梓晴在自己身边不会有事的,她还说靖轩一定会帮助自己的。 承毅对靖轩说他知道他和美璃彼此中意但是他们不能好,因为他们的个性不相符,他还指出他额娘中意的是素莹,她是不会看重美璃的。靖轩不管他说的话还说他一定会好好对待美璃的。 梓晴教美璃学规矩,美璃刚开始穿花盆鞋连路都走不成,本来想要放弃但是想到阿玛就坚持了下来,慢慢的也走成了路。 静贵妃为老祖宗送来了茶点说是替皇上分忧。这时,美璃来了,老祖宗也顾不上吃静贵妃的茶点了。美璃一见到老祖宗,规矩礼数样样都很得体,就夸奖她,还说规矩能学会重要的是要学会与人相处。老祖宗叫美璃来说让她多吃点点心这是静贵妃亲手做的,美璃大口吃起来还不停夸奖好吃。静贵妃心里生气的不行。 素莹来到靖轩家,福晋夸奖素莹懂规矩是个难得的好姑娘。靖轩来了说要跟素莹单独聊聊。靖轩对素莹说这半年来她陪伴自己额娘,他很感谢她,于是就说想要他额娘能收她为干女儿这样能够成全他额娘对她喜欢之情。 静贵妃生气老祖宗竟然将自己费尽心力做的糕点全送给了美璃,她还说皇上来翊坤宫也只是为了看她的姐姐,自己要好好把握自己的未来。 素莹知道庆王爷、太福晋来了就假装伤心,太福晋说她心里只认她这一个媳妇,他们的事情都包在了自己身上,还让她以后多来庆王府陪陪自己。这样素莹才露出了笑脸。 素莹在花园里捉蝴蝶,踩到一块活动的石头差点摔到了,于是就想到了找美璃来这里。素莹故意摔翻将扇子扔到了远处让美璃为她捡扇子,玉嬷嬷捡到了扇子想要给美璃,一失足掉到湖里了,美璃为了救玉嬷嬷也跳进了湖里,可是,自己却不会游泳,于是在水里挣扎起来。幸好靖轩赶来来到湖上救起了两个人,还抱起了美璃离开了那里,原本想要救美璃的永赫只能站在一旁不能做什么。 玉嬷嬷对老祖宗说她现在真的赞同老祖宗的说法,美璃确实是一个善良的好姑娘。 静贵妃在各位嫔妃面前诋毁美璃,梓晴听不下去就说美璃不是那种人,静贵妃就生气了。

  太福晋来宫里找老祖宗说自己现在着急靖轩的婚事,她还说她看上了素莹,人漂亮还懂礼数,趁机还诋毁了美璃说她不懂规矩。老祖宗于是就说幸好美璃性格爽朗要不然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美璃。静贵妃看见了就知道太福晋原来不太喜欢美璃。 靖轩来问候美璃身体好点没有,美璃知道靖轩关心自己,高兴得不行。靖轩还送给了美璃一直贴身佩戴的平安符,让她保证以后一定好平平安安。说着就为她戴上了平安符还带她出去走走,他为美璃买了糖葫芦说这很好吃,美璃吃了糖葫芦说她会记住这是靖轩的味道。他们俩在说说笑笑被素莹和桑珠看见了,桑珠就到太福晋面前告状,说他们俩在街上拉拉扯扯。太福晋说没有自己点头,美璃是不会进他们家的,还说素莹人品好有素养。说着,太福晋还跟她亲近,她说等靖轩回来了会为她做主的。 晚上,靖轩回到家,太福晋说他为什么忙的还有空去逛大街。靖轩说自己的事情自己有分寸。太福晋说她要他娶素莹为妻,还说这个事情自己已经定了,她不会让别人随随便便嫁到他们家的。 素莹对阿玛说美璃是贵族,但是只要她让美璃在贵族里无法立足,一定让靖轩回心转意。阿玛也让她放心说他一定会为她做主的。 美璃给老祖宗带来一串糖葫芦,要是她喜欢还说她以后跟靖轩一起上大街就给她买。美璃说自己喜欢靖轩,靖轩对自己也很好。老祖宗说靖轩不适合她,靖轩需要的是一个长袖善舞的福晋,还说婚姻大事还是要听父母的。美璃说她一定要自己决定自己的婚姻大事。老祖宗就说有些事她是不懂得,还说这件事以后再说。 美璃一个人难过,梓晴安慰她,美璃说老祖宗为什么不给自己指婚。于是梓晴说让她等到她阿妈回来了再做决定。 靖轩对老祖宗说他想要将赛佳的死讯告诉美璃,老祖宗说害怕耽误了承毅的大婚。靖轩还向老祖宗说自己中意美璃。老祖宗说美璃不适合他,还说他娘不中意美璃而喜欢素莹。靖轩说时间是可以改变一切的,还说自己的心意是不会改变的。 静贵妃知道美璃和靖轩当街玩耍就说要亲自过问这件事。 老祖宗对梓晴说美璃性格单纯,但是她心里想着要等一段时间等美璃成熟一点了在为他们撮合。 梓晴和静贵妃下棋时,兴致正好却被小顺子一不小心全部打乱了,静贵妃生气,梓晴说人生如棋局局新,就算机关算尽但是一个小小的外力也会将精心设计的一切化为乌有,暗示她不要干涉吗美璃和靖轩的事情。静贵妃却说这件事她非要插手。 美璃听了梓晴的话到靖轩家里想要跟太福晋多亲近,一失手摔坏了太福晋的送子观音像,太福晋生气打了美璃一巴掌,美璃和靖轩怎么劝她她都不听,生气走了。靖轩说美璃不是故意的,还说自己要为美璃向她道歉。太福晋生气极了还说以后不要再来了。 札穆朗因为对朝廷有功,皇上要赏赐他,于是他就向皇上请求赐婚于他的女儿和靖轩。皇上说订婚一事要听听靖轩的意见。这时,有人来报说梓晴来到翊坤宫了,于是皇上就要摆驾翊坤宫。静贵妃知道皇上对梓晴有意于是就说让他们在翊坤宫用膳,梓晴不好推脱就只好留下了。

  美璃和承毅在宫门外等的着急,终于梓晴出来了说皇上来找静贵妃自己不好拒绝,于是三个人高兴地来到他们常来的瀑布,承毅对美璃说两个人相爱重要,可是性格相符也很重要。梓晴阻止他不让他说。 静贵妃让画师为老祖宗画画像,美璃看见墙上的已故皇后的画像以为是梓晴的画像,惹得大家心里很是不高兴。事后,老祖宗对美璃说在宫中说话要谨言慎行,要不然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老祖宗说她这样说静贵妃会生气了。玉如私下来对美璃说静贵妃之所以能成为贵妃是因为梓晴的关系。美璃说自己这次又闯祸了,玉如说这是她的无心之过,让她别再这样想。 静贵妃回到翊坤宫大发雷霆,还说自己做到今天这个位置都是因为梓晴,还说她多希望皇上能够用看她的眼光多看自己一眼,美璃正是因为他们的纵容才让自己一次次出丑。 美璃一个人无聊,永赫见到她说自己是来领差的,还说自己现在在大内当侍卫,于是永赫就要请美璃吃饭庆祝。他们正在饭店吃饭,有两个人想要偷他们的马,永赫听到马叫声就出去教训他们,把那两个人吓跑了,但是却中了他们的暗器伤了腿。 那两个人其实是高图的人,高图对他们刚才的所作所为生气极了。 美璃说要送永赫回家,路上遇到了靖轩,靖轩让他身边的人送走了永赫,还叮嘱美璃以后不要乱跑,以免发生危险。 美璃来到永赫家里看望永赫的病情,永赫说自己的伤情已经好了。永赫的额娘应如看见美璃高兴得不行,还对永赫的阿玛图哈说他们这下有贵人相助了,还说美璃在老祖宗面前很吃得开,要是美璃愿意给他们美言几句,他就不愁没有美差。 应如说她要将自己的盆栽技术交给她等自己不在的时候就能帮忙修剪讨老祖宗欢心。她还请求美璃能在老祖宗面前美言为图哈请求一个官职。美璃于是就答应了。 美璃慌慌张张跑到老祖宗和皇上面前来为图哈请求一个职位,皇上一听心里大怒正要处罚她,幸好老祖宗拦住他先一步惩罚美璃抄写经书。后来美璃才知道后宫干政论罪是要当斩的。 永赫为了今天美璃为自己阿玛求情感谢她,特意在门外等她很长时间,还给她买了糖葫芦讨好她。美璃说他的糖葫芦自己不能收,于是就让永赫去为自己捶肩表示感谢,可是这件事却被靖轩看见了,靖轩心里难受极了。 美璃看见了靖轩叫住他,靖轩因为生气故意不理他,于是美璃就说永赫是来给自己道歉的,还说自己除了靖轩哥哥的糖葫芦谁的也不要,说完,靖轩就没生气了,最后终于笑了。 美璃要为老祖宗采花讨她开心,为了不让静贵妃看见自己就躲在花园里,看见了静贵妃私下里收受札穆朗的贿赂,还答应在皇上面前美言,还想让静贵妃提拔自己为两江总督,静贵妃说后公布的干政这件事自己不能帮助他什么,但是皇上曾将有一本手抄经叫龙藏经丢失了,要是他能找到龙藏经别说是两江总督,什么官职皇上都可以答应他,甚至连靖轩和素莹的婚事也能准了。 美璃将自己刚才听到静贵妃的话讲给老祖宗听,老祖宗一听就生气的说让皇上和静贵妃来见自己。老祖宗说静贵妃竟然如此大胆干涉政事,还说美璃就是她的人证。

  美璃当场指证静贵妃,皇上龙然大怒问她是怎么知道龙藏经的事,静贵妃说自己是无意之间听见的还说自己只向札穆朗一人说过这件事。皇上生气让人把静贵妃打入冷宫。老祖宗还叮嘱美璃今日之事事关重大不许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美璃在家里射箭发泄可是心中有事却总也射不准,靖轩来找她,她说她又闯祸了,她不是有意让皇上将静贵妃打入冷宫的,她说她心里好后悔,自己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救静贵妃。靖轩安慰她说有很多事情不是她想的这样简单。 梓晴的阿玛让她向皇上求求情说妹妹从小就没受过苦,她一定受不了冷宫的生活,还说她一进冷宫册立为后的愿望就只能成空了。梓晴说自己很为难但是她一定会尽力的。静贵妃的阿玛来见她说她这么精明怎么能犯这样的错误,静贵妃却不知悔改说都是美璃让自己成为现在这样。于是请求阿玛让梓晴去找皇上去求皇上,阿玛让她放心梓晴已经去了,她一定会没事的。 梓晴在宫外等皇上,皇上不肯见她,靖轩看见这种情况就劝说她先回去,靖轩说她这样等着也对事情没有什么帮助,还说只要自己一有机会就会帮助她劝皇上的。靖轩来见皇上,皇上说见了梓晴自己反而为难,不如不见。于是靖轩就问皇上真的打算让静贵妃一直呆在冷宫,皇上说他只是想让她能够不再将这件事泄露出去,还说道他还想要静贵妃能在这段时间里静心思过。皇上还让靖轩早日找到龙藏经的下落,好让自己这颗悬着的心早日静下来。 往西南运送的粮草遭遇歹徒的抢劫,蒙面人还说自己就是高图什么事都敢做。皇上召见札穆朗责怪他胆大妄为,这时,有人送来西南密信说了粮草被劫,皇上看了更加生气,说讨贼知道运粮路线他罪责难推,札穆朗说自己早有准备陆路运送的只是自己事先安排好的杂品废物,水陆运输的才是粮食,皇上说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就将功抵过。 小顺子来给静贵妃说皇上连梓晴的面都不见,于是静贵妃让小顺子为自己报仇,小顺子让她放心,她一定不会饶过她的。 皇上和靖轩猜测歹徒自报家门实属不实,于是他们就商量高图一定还在京城,就打算将计就计。 美璃来找梓晴说她对不起她,梓晴说她没有做错什么,她不怪她,这都不是她的错。 静贵妃心里难受,美璃来找她想要道歉,她说她想要弥补她,自己什么地方能帮助她让她尽管说。静贵妃说她自己就是一个可怜虫还帮自己,于是就说她阿妈已经死了。美璃不相信,静贵妃还说她阿妈死的时候靖轩就在他身边,如果不相信就去问靖轩。美璃听后哭着跑出去了,跌跌撞撞找到了靖轩问他她阿妈到底去哪里了,她还说静贵妃说她阿妈已经死了他亲眼看见了,靖轩一时语塞,美璃看靖轩不说话就相信了静贵妃所说不假。美璃出宫骑着马跑出去了。靖轩来找皇上说军粮安全无事,皇上还提到了靖轩的婚事说素莹倒是个不错的人选,还说皇室婚姻不能只考虑儿女私情。皇上说正是三藩之乱未平才要赐婚他和素莹,这样才能一起辅助朝廷完成大事。 美璃骑着马在街上跑,没想马到却被路上的鞭炮惊吓,冲向路人,不幸的是撞翻了梓晴的轿车,梓晴当场吐血昏迷。梓晴回到王府,王爷让人赶走了美璃,还说都是自己的错,要是不让她进宫求情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承毅对梓晴说如果她死了自己也不会苟活于世,梓晴说要他好好活着要不然下一世就不会再理他了。美璃跪在门口,皇上看见了她说如果梓晴有什么事情一定会让美璃偿命的。梓晴见了皇上说让他好好照顾静贵妃。皇上说为什么梓晴一向为人善良老天爷为什么对她这么不公平。梓晴对皇上说皇上情深意重,只是她心里只有承毅,自己很感激皇上能够成全他和承毅。说着嘴里就口口声声叫着承毅的名字,承毅进屋握着梓晴的手,梓晴就这样离开了。美璃在门外听到了承毅的痛哭声自己也昏倒了。 原来放鞭炮的人是静贵妃派小顺子干的,静贵妃知道她姐姐的死讯之后,就说该死的是美璃。 承毅伤心难过想要陪梓晴一起去死,幸好被靖轩拦住了。 老祖宗来找皇上,看见他正在整理已逝皇后的肖像,就说他知道美璃这次真的闯下了大祸。皇上说这件事对满城百姓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要是不处置美璃无法收服百姓的心。老祖宗说美璃是因为自己宠爱才恃宠而骄,她骑的宝马也是自己赏赐的,要是惩罚就该先惩罚自己。皇上也不好再说什么。 静贵妃被释放之后,跪在皇上面前请求皇上为梓晴做主,梓晴的死是冤枉的,皇上说他也很为难。 承毅为梓晴烧纸,请求王爷能够以夫君的身份为梓晴送灵,王爷感动地答应了。静贵妃磕头说皇上是饶恕自己了,但是却是拿姐姐的命换来的。她心里想着这一切都是美璃害的,她一定会为她报仇,美璃一定会死的比她还要惨。 美璃伤心过度,一直昏迷不醒,嘴里一直喊着梓晴的名字,终于醒来了,还一直说梓晴是自己害死的。 静贵妃对她阿妈说这件事一定不能饶恕美璃,她还说皇上要一心处死美璃,只不过是碍于老祖宗的情面。于是她阿妈就让静贵妃自己拿主意。 海叔找靖轩感谢他为老爷收尸,他还请求靖轩以后好好照顾美璃。靖轩说他一定会这样做的。 静贵妃和她阿玛带着许多官员跪在皇宫里请求皇上为梓晴做主。 美璃醒来看见小翠的头上带着白花就跑到灵堂,看见了她阿妈的牌位,恸哭起来,海叔安慰她保重身体。美璃却伤心过度,不停哭着。 老祖宗知道王爷来找皇上定夺于是决定出面解决这件事,这时,靖轩也来找皇上说他要把事情的曲折告诉皇上,还说有人点燃了炮竹让美璃的马受了惊才导致这种局面的,美璃也是无辜的。皇上说梓晴也是无辜的。老祖宗见了各位王爷,说美璃的阿玛为了国家大事连命都丢了,她怎能不护着美璃。说着就昏倒了,皇上去看望老祖宗,他一说要治罪于美璃,老祖宗便醒过来。老祖宗说自己很失望,皇上竟然不懂得她的苦心。

  老祖宗一语惊醒梦中人说如果这件事出事的不是梓晴,他又会怎样处理,还说美璃罪不至死。皇上于是就不好再说什么,还说自己一定给老祖宗一个满意的答复。 皇上宣靖轩见面,他说为了美璃老祖宗已经病了。靖轩向皇上求情说让皇上饶美璃不死,还说自己也想要保护自己心爱的人,让自己干什么都行。于是皇上就赐婚靖轩和素莹还让美璃圈禁三年不得与靖轩见面,靖轩为了救美璃都答应了。 靖轩心里难过暗暗想着,不管怎样他都要她好好活着,只有这样他们才有未来,才有希望。 美璃想着以前与梓晴发生点点滴滴,梓晴说扑蝶只是为了高兴,不至于让它们死掉,因为她的鲁莽才破坏了美蝶的美丽,自己心里难过极了。 永赫相求额娘去求老祖宗,额娘说老祖宗已经为了美璃和皇上不和了。永赫就埋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喜欢的人,额娘还说让永赫不要把皇上赐婚的真相告诉美璃,她的阿玛刚刚去世心里已经够苦了。 皇上的诏书下来了说要让美璃圈禁三年,海叔说自己会帮助她好好照看府里让她安心。说完美璃就跟德公公一起走,永赫来找她,德公公同意永赫跟美璃说几句话。永赫说自己除了担心之外什么忙也帮不上,美璃说自己心甘情愿受处罚,这样心里才好受一点。于是永赫说让她好好保重自己。美璃问道靖轩,永赫说他没有见到靖轩。于是美璃就想靖轩一定是在为自己在操劳奔波没有时间来送自己。说完,美璃就走了。其实靖轩一直都在暗中看着美璃。 小顺子为廉嬷嬷和严嬷嬷献上好处说美璃跟静贵妃以前发生过不愉快,让她们想办法伺候好美璃。德公公向美璃引见了廉嬷嬷和严嬷嬷,说安宁宫归他们俩管理。两位嬷嬷为美璃安排了住处,还说了这里的规矩,她说进了这里是受苦忏悔的,每天自己除了服劳役之外,想要喝水吃饭就要自己亲自办。 静贵妃吩咐小顺子盯着两位嬷嬷让他们对美璃狠点。她还计划着讨皇上的欢心,皇上既然那么喜欢皇后,自己就要找到与皇后的相似处就能重新获得皇上的宠爱。 承毅听到梓晴的阿玛说皇上是接受靖轩的建议才让美璃圈禁三年的,就去找靖轩理论,承毅要打靖轩,靖轩却丝毫没有还手的意思。承毅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伤害美璃,为什么要这样残忍。靖轩脸上毫无表情,承毅说自己总算看清楚他了,从今往后跟他再也不是兄弟了。 靖轩心里暗暗想着全天下的人都可以恨自己怨自己,但是她不能恨自己。永赫找到靖轩问他为什么这样无情,靖轩说让他看清自己的身份在责怪自己,推开了他。永赫于是心里就想着一定要比他强,一定要打败他。 美璃想着她要为梓晴超度于是就开始抄写经书。两位嬷嬷知道他不喝水不吃饭只是埋头抄写经书,于是他们就决定等过两天老祖宗没有动静了再惩治他。 承毅来到安宁宫说要找美璃说几句话,他一进门就看见美璃在埋头抄写经书。美璃一见到承毅就哭了起来说自己对不起他,还说梓晴临终之前让美璃不要太自责,让她好好活着。美璃说就算梓晴不怪自己但是她都是因为自己才死的。承毅说让她好好活着,就算安慰梓晴在天之灵。

  靖轩带兵在城外等侯,送葬队伍在城门口被查,靖轩收到信号后带兵回城,开棺后引起双方打斗,高图和仇彪被围住,他们奋力反抗时靖轩带兵杀回,靖轩将高图打伤,承毅喝多后看到打斗场面也打起来,他替靖轩挡了飞镖。靖轩眼看高图和仇彪驾马车离开,他对承毅的挡镖表示感谢,承毅将美璃的话转告给靖轩,他看出他有难言之隐,靖轩让他好好养伤,他暂时不想谈论此事。 素莹接到皇上赐婚的圣旨,这让札穆朗十分高兴。静娴只是想让美璃在安宁宫吃些苦头,皇上去看望她,他见她打扮的比较素雅,她故意搏得皇上同情,皇上看到梓晴亲手缝制的布娃娃,他不会辜负梓晴的临终嘱托。太皇太后没派人去安宁宫照看美璃,她命人暗中关切,到万不得已时再出手。 美璃十分饥饿地来到厨房,嬷嬷让她自己做饭吃,还让她去净衣房服劳役。靖轩将高图和仇彪逃离京城之事汇报给皇上,皇上担心他们的同党,靖轩要求亲自领兵缉拿高图和仇彪,皇上同意他的奏请。靖轩来到安宁宫墙外,美璃就在墙对面,两人都很思念对方,靖轩答应过皇上不能和她相见。 美璃不知道拿什么勇气活下去,她希望他能快点儿来接她出去。永赫去菩萨面前为美璃祈福,他只希望美璃能平安度过此劫。美璃在抄写经书时被嬷嬷用鞭打了多下,之后还被带到了洗衣处,她拼力反抗,可无济于事。素莹额娘带她找太福晋商量婚期,靖轩称要奉旨出京,想等平定三番之后再结婚。 素莹支持靖轩的决定,札穆朗对婚事并不担心。海叔没接受靖轩派人送去的钱财,谦王府的人不想领情。静娴一心想封后,她要候办法抓住皇上的心。静娴收到札穆朗和靖轩的行动,她也要抓住机会表现一下。美璃在安宁宫十分辛苦,素莹去看望靖轩,她希望努力让他满意。

  静娴在后宫号召丰足军粮之事,她主动捐财物,后宫其他人纷纷效仿,皇上知道后对此十分称赞。美璃在安宁宫过得很清苦,好心的廉嬷嬷给她送去药,她和他们一直对着干,美璃让廉嬷嬷帮忙去庆王府找靖轩来看她,廉嬷嬷看到玉嬷嬷在安宁宫周围,她关心美璃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 美璃不吃不喝受了风寒,廉嬷嬷不敢轻易得罪她。皇上去看望静贵妃,还亲自夹肉给她,她自称吃素为国发愿,皇上听后命人撤去荤腥之物。海叔和小翠带着美璃换洗的衣服去求见太皇太后,他们在门口被侍卫拒绝,永赫见到他们后去找玉嬷嬷帮忙。永赫带着海叔和小翠见到了太皇太后,太皇太后知道他们对主了的衷心。 承毅对梓晴十分思念,他时常在两人约会的地方吹着笛子。美璃为了见到靖轩要勇敢地活下去,她抓起锅里没煮熟的米吃起来,永赫去安宁宫看望美璃时被拒绝他将钱交给嬷嬷让她好生照顾美璃。承毅向皇上请愿去守皇陵,皇上见他前途无量,感觉有些可惜,皇上明白他的心意并准他所奏。廉嬷嬷向美璃说庆王爷很忙,等闲时再来看她,还不让她去净衣房。 美璃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表达对靖轩的思念,她想起了小时候的许愿石。靖轩在夜里飞身上墙,他在墙头看见美璃在埋许愿石,那上面是靖轩的名字,美璃并不知道靖轩在墙头上,他要在出征前见一眼她。靖轩等美璃进屋后将许愿石挖出,他看到上面自己的名字,他将石头带走。监视美璃的太监发现靖轩去看望她,太监将情况汇报给静贵妃。 太福晋让素莹不要在意婚期的事情,桑株将格格们的非议说出来,素莹看到靖轩在练剑,她看出他并不快乐。皇上想请太皇太后出面调解札伊尔和腾尔布两人的争端,她有解决之道,但要全权做主。太皇太后准备派永赫以她的名义过去处理札伊尔和腾尔布之争,皇上答应下来,太皇太后是刻意栽培永赫,她看出他对美璃一片真心。靖轩去看望承毅,他在出征西南之前见到他在雕木伤情,靖轩将钱交给承毅让他代为照顾谦王府的情况。

  永赫接到太皇太后的召见后赶过去,在途中遇到玉嬷嬷,永赫到后表明决心,太皇太后让他按懿旨去办。靖轩看着许愿石想起美璃,素莹拿着缝制的披风给他送去。皇上见静娴在焚香拜祭就走过去,她在皇上面前说起靖轩,皇上听后让她不要多管那些流言蜚语,他对靖轩的品德十分相信。 靖轩偷偷去看望美璃,他从门缝中看到她在生火,美璃坐在那里哭泣,这让靖轩也很生气。静娴对于皇上对靖轩的态度感到十分生气,她将责任都怪在美璃身上。靖轩率军出征,素莹在他临行前送去披风和平安符,美璃在安宁宫对他十分思念。美璃几天都没吃东西了,她在净衣房中险些昏倒,有人给她送的糕点被抢走时出现中毒症状,罪犯跳井自杀。 静贵妃得知事情败露后十分生气,他要继续对付美璃。严嬷嬷猜出是静贵妃所为,她要想办法保住美璃的性命。札穆朗带着素莹亲手做的冬衣给靖轩送去,靖轩对此并不在意,札穆朗看到他书案上的许愿石。高图和仇彪扮作樵夫想混过关卡时被官军注意,他们奋力反抗,官军和他们打成一团,两人激战后侥幸脱逃。 素莹去探望美璃时遇到静贵妃,小顺子将靖轩出行前去安宁宫看望美璃之事说出来,素莹听后感觉此时过去并不合适,她相信静贵妃不会欺骗自己,素莹一直都知道靖轩心里喜欢的人是美璃,她清楚自己无法得到靖轩的心。靖轩得知高图和仇彪的行踪,他命大队继续向西南推进,还让人带一队精兵追赶高图和仇彪。 札穆朗猜出庆王爷书案上的石头可能是美璃和他的定情信物,高图清楚要想突破关卡到西南是难上加难。静娴将靖轩同意皇上赐婚的事情说给美璃,美璃难以相信,她十分伤心,还有了自杀的想法。严嬷嬷路过美璃房间时听到响动,她们进去时发现美璃在上吊自杀,她们急忙将她救下。永赫带着太皇太后的书信去出使蒙古,他在出行前去看望美璃,永赫知道美璃的情况后很痛心,他冲进去对美璃劝说。

  永赫看到美璃吐血,太皇太后知道情况后很着急,她派玉嬷嬷前去查清状况,太医诊断后发现并无大碍,玉嬷嬷让她们好好照顾美璃,永赫随她离开,太皇太后让赶快出发去平息纷争。美璃醒来后躺在床上,严嬷嬷改变了以往对她的态度,她答应喝药。美璃已经想通,她不会再有轻生的想法,玉嬷嬷将美璃的情况汇报给太皇太后。 小顺子将严嬷嬷和廉嬷嬷的事情汇报给静贵妃,她暂时决定不动美璃。静娴受太皇太后之邀来到花园赏花,太皇太后看到汤品被勺子破坏后很生气,皇上劝她不要为小事生气,静贵妃站在一旁看在眼里。皇上知道静贵妃去安宁宫看望美璃之事,他知道她一直在为梓晴的事情耿耿于怀,皇上看出太皇太后不想追究她的事情,还让她以后好自为之。 腾尔布和扎伊尔列兵布阵准备决战,两人打斗起来,永赫骑马及时赶到阻止了两人的争斗,他拿出太皇太后的书信交给他们,还亮出了信物,永赫给他们介绍了领地的归属。太皇太后的寿诞将至,王公大臣纷纷送来贺礼,皇上让德公公去询问太皇太后的意思,她希望美璃能来给她祝寿,太皇太后不想大办。 素莹给太皇太后准备了玉香炉作为生日礼物,太福晋将老祖宗不过寿的消息传出来。西南传来消息称吴三桂被歼灭,朝野都很高兴。皇上看出太皇太后不过寿是心情不好,静贵妃打听之后才清楚是因为美璃的缘故。札穆朗在宫中遇上静贵妃,她恭喜他双喜临门,还将美璃之事说出,静贵妃是想借刀杀人。 札穆朗回到府中对美璃产生芥蒂,靖轩即将凯旋,素莹自认为她做到让庆王爷心中无愧,她额娘担心美璃有一天会被放出来。永赫顺利地调解了腾尔布和扎伊尔之争,美璃在安宁宫为太皇太后的寿诞祈福。札穆朗用重金收买小顺子去暗中对付美璃,美璃一直盼望着靖轩来看望她,她埋去了失望和希望。美璃的夜里听到救命的呼叫声,她跑过去后才发现是廉嬷嬷的房间起火,美璃冲入房间将她救出,但严嬷嬷还大大火中,美璃又一次冲入火海中救人,她看到严嬷嬷躺在地上。

  美璃为救严嬷嬷也倒在大火中,太皇太后得知安宁宫的火情后十分担心,皇上命人全力救助美璃性命,严嬷嬷在大火中丧生,太皇太后一夜未眠地守在美璃床前,皇上得知情况后十分生气,太皇太后心系美璃,玉嬷嬷求她去休息一会儿,皇上到后对太皇太后进行劝说。靖轩凯旋,札穆朗等人为他接风,在宴会上还说起和素莹之间的婚约,这让靖轩不太高兴。 美璃被皇上恢复和硕格格的封号并免去其罪,小翠和海叔在家中十分高兴。廉嬷嬷向美璃道歉,她向她说起被静贵妃收买之事,还怀疑这次大火是静贵妃所为,美璃并没有生气,她过去向太皇太后请安,太皇太后发现她变了很多,她提出回谦王府,太皇太后向她问起那场大火,美璃说那只是个意外,是严嬷嬷打翻了烛台所致。 靖轩去找美璃时才知道她去了慈宁宫,皇上让她以后好自为之,太皇太后也不让他继续追查下去。靖轩见美璃从慈宁宫出来,他追赶上去后发现美璃好像变了一个人,她对他躲躲闪闪。太皇太后感觉以前的想法错了,她发现美璃失去了以往的活泼,还担心美璃缺少对生活的期盼。美璃回到谦王府,小翠和海叔在门口迎接她。 美璃让小翠不要再提起靖轩,这让她又想起往事,小翠也感觉她好像变了一个人。靖轩知道美璃心里怨他很深,他不知道如何做才能抚平她内心的伤痛,他明白素莹的心思,只可惜他心有所属。美璃去祭奠谦王爷,她在坟前想起小时候骑马扬鞭的情形。 美璃经过一年明白了很多道理,她一定会好好活下去,她想回故乡还要将阿玛带回草原安葬,美璃向太皇太后提出请求,太皇太后不放心她独自回草原,美璃感觉她留在皇宫会多添麻烦,可她仍坚持回草原,太皇太后只好答应她的请求,玉嬷嬷求美璃留下来,美璃明白太皇太后的心意,她也很舍不得。皇上对于龙藏经的事情仍有些担忧,靖轩请愿寻回。

  皇上命靖轩担任内务府大臣,他希望他将婚事放在心上并选好日子早日完婚。靖轩来到札穆朗府中,他提及婚事,靖轩称庆王府需要花费时间来筹办婚事,札穆朗只能由他做主来安排。靖轩来以安宁宫想起了和美璃在一起的时光,他将许愿石重新埋好。札穆朗自认为美璃和素莹没法比,他清楚靖轩不敢违抗皇命。 永赫回到宫中被太皇太后夸奖,皇上封永赫为骁骑营副督统,永赫之后跑着去见美璃,他发现她变化很大,美璃把他当成朋友看待,他心里有些愧疚,他感觉和美璃之间变得十分生疏,美璃经历了那些事情后变得成熟起来,永赫希望她能像以前一样活泼,美璃自认为是个罪人,她不想再因自己而影响到永赫。 美璃出门时见到马后十分惊慌,她让海叔准备马车行走。美璃去看望承毅,他感觉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一年过去了,美璃说是皇上特赦了她,承毅将她请入屋中,里面有些凌乱,小翠帮忙收拾,美璃也动手整理起来她想为他做些什么。靖轩骑马去看望承毅时见到美璃也在那里,他看到她坐在那里洗衣服就指责了小翠,靖轩看她变成那样心如刀割,他知道她在刻意压抑自己,承毅追过去对他进行劝说,靖轩要想办法挽回美璃的心。 承毅留靖轩和美璃吃饭,她看到靖轩在酒后叫着她的名字。靖轩醒来时发现在桌子上睡着了,他知道是美璃盖的被子。永赫骑马来接美璃回京,靖轩看到后想上前阻止时被承毅拦住。承毅劝靖轩放手,可靖轩爱的人是美璃,他无法忘记过去。美璃回到宫中去陪太皇太后,静贵妃见到她后故作镇定。 桑株感觉到美璃的变化,她相信她以后不会再惹祸。太皇太后见到美璃后很高兴,她将永赫去接她回来的事情说出,太皇太后希望她经常出去走走,她知道该如何来办。应如从玉如那里知道美璃是太皇太后最关心的人,她们的谈话被靖轩听到,靖轩这才知道太皇太后在有意撮合永赫和美璃。桑株对永赫的感觉很好,她向素莹问起男人之事,桑株对她十分羡慕。永赫在家中不知道如何去接近美璃,他在门外听到了父母的谈线集

  美璃看到棕子糖后让小翠撤下去,她以后都不想再吃。靖轩去找美璃,他要说清楚以使她明白自己的苦心,见到美璃后她说没有和永赫在一起,靖轩希望她能发泻出来,他将心里话说出来,她留下靖轩的平安符就走了。永赫去谦王府找美璃出去散心,在小翠的劝说下她同意出去。 素莹带着水果给靖轩端去,桑株上前时靖轩将水果盘推开,果盘摔碎在地上,素莹故意用碎片将手划伤,靖轩赶快用手绢将她的手包上,桑株看到他对素莹的关心后感觉很高兴。美璃在街上行走时听到老百姓对她的非议,还看到情侣在一起吃糖葫芦的情形。回去时美璃让永赫以后不要来找他,他不怕流言蜚语,他希望以后永远能陪着她,她收下了永赫买的糖葫芦。 美璃回去后将糖葫芦扔在垃圾筒中,小翠看到后在她面前夸奖永赫,美璃知道他是一个好人。太福晋准备把靖轩的婚房重新布置一下,他答应陪她过去挑选家具。格格们在宫中玩彩球时掉在树上,桑株见到永赫带队路过时让他帮忙将球拿下,永赫飞身上树将彩救拿下交给桑株。素莹认为靖轩定的那些家具是对她的重视,可她额娘并不那样想,她认为靖轩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静贵妃看出桑株很喜欢永赫,她知道太皇太后在搓合永赫和美璃。靖轩和皇上在讨论去承德避暑山庄之事,皇上要借春猎之机和蒙古各亲王之间的感情,靖轩向他提起准葛尔之事,皇上想加强兵力起到威慑作用,还要让内务府准备好给亲王们的礼物。靖轩看到永赫对美璃的关心时冲上去让他放开她,永赫上前将靖轩推开,两人打斗起来,美璃上前阻止他们,还请靖轩赶快离开。 素莹看到桌上的手套时很喜欢,靖轩让她拿去。太皇太后准备带着美璃一起去参加春猎,她希望她不要穿的太朴素,还让她挑几件华服,美璃不想参加春猎了,太皇太后了解她的情况。永赫买了衣服给美璃送去,她清楚他的心意。靖轩让永赫另外挑选两队精兵来保护皇上和太皇太后的安全。

  太皇太后从玉如那里了解了美璃的做恶梦的原因,她不知道她何时才能消除心里的阴影。永赫将一本笑话送给美璃,她明白他的心意。素莹的箭法得到皇上的表扬,美璃出场时弓弦被拉断,永赫上前拿出他的弓交给美璃使用,她对他的帮忙表示感谢。皇上认为靖轩在靶场上有些无礼,靖轩坚持说出自己对美璃的爱。 静贵妃见到美璃的打扮后将金钗送给她,永赫额娘见他骑马时十分威风。美璃路过太皇太后的銮驾后被邀请上车,静贵妃有些嫉妒。太福晋请素莹上车,靖轩听到永赫对美璃的夸奖时故意夸奖了素莹。太皇太后看到美璃的穿着后知道是永赫送她的,她对美璃是宠爱有加,永赫在路上对美璃十分关心,太皇太后知道他放心不下美璃。 太皇太后向美璃表示关怀,她看出靖轩对她仍是念念不忘,美璃知道她是为自己着想。桑株骑马赶上永赫,她将艾草和毛巾拿出来,永赫让她不必操心。皇上的队伍顺利到达承德避暑山庄,桑株阿玛劝她不要去和美璃抢永赫,可桑株坚持要将他抢到手。皇上设宴款待族群高官,太皇太后在宴会时说起美璃,还拉着美璃向霍王爷一家敬酒道歉,美璃将酒饮下,静贵妃借机将酒吐在手绢之中。 静贵妃回去之后将杯子摔碎,霍王爷劝她不要大声喧哗。永赫帮美璃在弄盆裁时不小心被她弄了一脸土,他在她脸上也抹了土,还追赶着打闹起来他好久没见她笑得那样开心。太皇太后让美璃去选马,她还下五百两彩头给美璃下注,美璃去选马时被静贵妃在耳说起她骑马踏死梓晴之事,美璃骑在马上有些担忧。 休息时美璃见永赫起了风疹,她帮他煮起毛巾,她让他以后不用叫自己格格,直接以名字相称就好。靖轩路过时看到美璃在给永赫擦拭,他心里十分难受,桑株路过时对美璃进行斥责,她要上前帮忙时弄得手忙脚乱,永赫感觉桑株有些骄纵烦人,他只喜欢美璃。靖轩故意在美璃面前表现对素莹的关心,美璃晚上睡觉时做恶梦醒来,永赫和靖轩听到声音后都冲到了房间查看。

  素莹骑马跑在最前面,美璃在马上想起当时马惊的情形,她突然从马上掉下来,但绳子缠在她脚上,靖轩急忙冲过去将绳子砍断,美璃被马拖了一段距离,她胳膊受伤了,这让靖轩很心疼,永赫赶快过去时也看到了美璃受伤的胳膊,太医给美璃检查时才发现她胳膊上的烫伤没有处理干净,靖轩对太医进行指责,玉嬷嬷从太医那里知道美璃的伤只是外伤,并无大碍,靖轩被太皇太后召见。 太皇太后见到靖轩后指责他在马场上的做法,他认为自己没错,他当时答应赐婚是为了救美璃,靖轩将心里话说出来,太皇太后知道他心里的苦,可皇族的人无法决定自己的婚姻。桑株认为美璃摔下马是苦肉计,素莹劝她不要再生气。 美璃以小鸟落入水中,她要过去救时靖轩纵身过去将它救起,他们的会面被躲在一旁的桑株看到。等靖轩走后桑株指责美璃,还说她喜欢永赫,美璃没和她争吵,永赫从后面出来当着桑株的说喜欢美璃,还让桑株闭嘴,这让桑株十分生气地跑开。桑株将委屈在静贵妃面前说出来,她想让她帮忙出气,静贵妃劝她对美璃好一些,还拿素莹的例子来说。 太皇太后向美璃询问伤势,还让玉如将上好的人参拿给美璃。素莹在寒冷的天气中故意用凉水使自己得病,她想搏得靖轩的关心。素莹的丫环喜儿故意在皇上和靖轩面前将风寒药打翻在地上,皇上询问后才得知素莹生病,还让靖轩以后对她好一些。靖轩听完后去看望素莹,他见她咳嗽的比较厉害。 素莹得到了靖轩的关心,他让她多注意自己的身体。桑株找靖轩帮忙让永赫陪他,靖轩没帮忙,他看到素莹在给美璃做鱼汤,这让靖轩对她刮目相看。素莹将鱼汤端给美璃,美璃对她表示感谢,小顺子跑过时听到她们的对话,他将情况汇报给静贵妃。桑株改变以往态度向永赫道歉,她感觉有些难堪,桑株对素莹的帮忙表示感谢,她的温柔招式果然奏效。美璃在试着骑马,她想摆脱对那件事情的阴影,靖轩在一旁见她骑在马背上,美璃上马上后有些惊慌,她让小翠将马放开,靖轩看到她恢复了骑技。

  美璃给永赫准备了很多用艾草煮的毛巾,桑株将那些毛巾都拿走,还将她煮的毛巾放下,她又生气地离开,丫环让她温柔一些。永赫希望有一天能得到外派的机会,他想和美璃一起离开京城过无忧无虑的生活。美璃又一次从恶梦中醒来,她又梦见身处火海,醒后美璃十分害怕,靖轩和永赫都听到了她的哭声,靖轩赶过去时看到她在永赫肩膀上哭泣。 靖轩静思之后感觉应该多关心一下素莹,他想放下对美璃的爱,靖轩还拿着棕子糖送给素莹,这让她万分开心。素莹将靖轩送的棕子糖转送给美璃,小翠的话才让她知道棕子是美璃和靖轩的定情食物,素莹不允许别人的介入。美璃让小翠悄悄将棕子糖给扔掉,小翠扔糖时见到靖轩路过,她拿出棕子糖并说是素莹送来的,靖轩将糖拿走。 桑株找御医帮永赫做了食膳,永赫在她面前说今世非美璃不娶,这让桑株哭着跑开。靖轩让素莹坐下来喝茶,他向她问起棕子糖,素莹称将那些棕子糖都分给了小贝勒,靖轩将那包棕子糖拿出来,他不回头就走了,素莹想解释时靖轩并没有听。 桑株在静贵妃面前抱怨永赫对美璃之情,素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那样,她要花更多的时间来挽回靖轩的心,她将那包棕子糖扔在地上。靖轩看到桌上的纸条后过去查看,美璃也收到纸条,靖轩看到桑株藏在树丛中,这背后策划的人是静贵妃。美璃看到桑株走了出来,她清楚那一切都是她安排的,靖轩一直躲在暗处观看。 桑株警告美璃以后离永赫远一些,她不让她走,还把美璃逼下悬崖,靖轩看她掉下悬崖后也飞身过去,两人一起掉入湖水中,靖轩在水里游向美璃,找到她后将其救上岸去,靖轩对美璃进行抢救,她这才醒来,两人在山洞中紧紧抱在一起,当美璃看到是靖轩后将他推开。桑株在静贵妃面前说起美璃掉下悬崖之事,她只看到一个黑影飞过,静贵妃让她假装什么都没看到。靖轩发现外面都是黑的,四周都是悬崖峭壁,他想等天亮时再送她出去。

  靖轩让美璃将湿衣服脱下来,这让她很害怕,他担心撑不到明天就会被冻死,靖轩将她紧紧抱在怀中。永赫和小翠找不到美璃时去询问素莹,她这才知道靖轩也不见了。靖轩用石头生火时并不容易,他和美璃都将湿衣服脱去,他们在悬崖下面听到了上面的呼叫声,她要回应时被靖轩捂住嘴,小翠看到美璃扔下的灯笼,可找不到美璃,永赫怀疑她掉下断崖,可天黑不好行动。 靖轩不想让永赫找到美璃,她说已经不爱他了,他清楚两人衣衫不整会给她带来伤害。桑株对美璃的事情很担心,她无法入眠。喜儿见到桑株有些鬼鬼祟祟,这让桑株怀疑靖轩也去了后山,还怀疑那个黑影就是他。美璃看到靖轩睡着,她想走时被他起身拉住,她称永赫会担心,靖轩拿刀要自尽时被美璃拦住,他无法忘记她。 天亮后靖轩抱着美璃回去,永赫和素莹看到美璃昏迷不醒。小顺子将靖轩抱回美璃之事说出来,靖轩回去后打了桑株,还让她不要说起后山之事。太皇太后得知靖轩抱着美璃回来后十分生气,太医生看过之后知道美璃是气血攻心所致。 静贵妃在皇上面前说起美璃和靖轩之事,皇上不知道该如何平息那些流言。美璃醒来后看到永赫,她认为他将自己救回来的,小翠说是靖轩将她抱回来的。皇上向靖轩问起美璃之事,靖轩称要娶美璃,这皇上感觉他太过分了,靖轩做不到娶素莹。 靖轩在皇上面前抱怨着美璃的苦,应如找太皇太后说美璃之事,她不能眼看永赫一生受到耻辱。靖轩求皇上娶美璃,皇上让人将他拉出去。素莹在太福晋面前说靖轩,太福晋过去找他,找到靖轩后她对他进行指责,太福晋打了他耳光后生气地离开。

  太皇太后担心美璃不知如何面对,应如对永赫进行指责,美璃在屋里听到后流出泪水。太福晋回去后将靖轩的态度说给素莹,她十分生气,素莹对她进行劝说,太福晋坐在府中等侯。靖轩在大雨里跪着,皇上对他有些担忧。素莹去见太皇太后,她知道她的来意,太皇太后想等皇上的决断。 素莹来到靖轩面前哭诉,他自知对不起她,靖轩希望她能成全自己,素莹听完后哭着跑开,她跳入河水中喜好发现及时才救治过来,静贵妃得知后十分得意,她清楚皇上不会轻易放过静轩。太福晋对素莹进行劝说,她感觉没脸面活在世上。 太皇太后进门时听到素莹的话,她清楚她的伤心,太皇太后劝她不要再做傻事。美璃知道皇上不会撤消赐婚,永赫对她依然。皇上将靖轩叫到房中,靖轩坚持要娶美璃,他宁愿一死,靖轩感觉对不起皇上,皇上同意靖轩娶美璃,但要让她做侧福晋,靖轩提出要先娶美璃。 美璃得知靖轩和皇上的决定后有些惊讶,素莹知道情况后也很伤心,她只能先看着靖轩将美璃娶进门去。靖轩见到素莹后对她表示感谢,她听完感到欣慰,她希望靖轩能先迎娶妻自己,靖轩不能再委屈美璃,他知道伤她太深。 太福晋对素莹进行劝说,还让她不要在枝节上的事情斤斤计较。太皇太后向永赫说起应如的话,他放不下美璃,但圣意已决无可更改。太皇太后感觉那个决定太委屈美璃,皇上说那是他的权宜之计。

  皇上也是左右为难,太皇太后清楚靖轩对美璃是真心的,皇上被他的真情感动才答应下来。太皇太后不想勉强美璃,永赫过去找美璃时她没见他,还让他以后再也不要找她,永赫听完只好离开。失落的永赫在回去的路上见到桑株,她求他放弃美璃。靖轩见到美璃进行解释,她让他出去。 静贵妃为皇上抚琴,皇上听后也不那么心烦心燥了,他一直为靖轩的事情而担忧。皇上感觉此事委屈了美璃,静贵妃担心她得不到幸福。美璃不想辜负太皇太后的苦心,她请求她让自己削发为尼,太皇太后支持她的决定。 美璃一直在躲着永赫,他想带她离开,美璃同意和他离开,两人相约晚上私奔。靖轩向太皇太后请罪,他要用时间来证明对美璃的爱,太皇太后对他们十分忧心。美璃在晚上收拾东西离开谦王府和永赫相会,小翠在后面骑马追赶过来,她要跟她一起出发,她们决定先离开再说。 玉嬷嬷拿着美璃留下的信交给太皇太后,她不忍心让太皇太后担忧,太皇太后看完信后将其扔去,她对靖轩进行指责,皇上也很生气。太皇太后命靖轩将美璃找回,她不会勉强美璃,太皇太后向皇上提议马上回京。永赫要去找美璃时被应如拦住,但他坚持离开。 小翠劝美璃回大草原定居,面对路中她选择了中间那条,永赫发现了后面的追兵,他暗自躲藏起来。靖轩带兵在追赶美璃,美璃和小翠来到祥宁庵,美璃见到了主持慧恩,师太看出她为情所伤,美璃想削发为尼,慧恩劝她暂且打消这个念头,她留下来跟随师太参研佛法。永赫父母在家为他担忧,他们无奈只好出去寻找。

  京城中传出有人要买美璃的命,高图和仇彪知道后命人将图复制并照图抓人。美璃清楚永赫为她付出太多,她希望他能忘记自己找到幸福,永赫永远没让她伤心过,小翠对她进行劝说,她宁可永赫对她怨恨。靖轩在尼姑庵中不断打听美璃的消息,可他们的寻找犹如大海捞针一样。 美璃和小翠商量要离开祥宁庵,师太劝美璃不要勉强。美璃和小翠要离开时被高图和仇彪手下抓获,永赫看到后急忙躲藏起来,他要拔刀相救时被阿玛阻拦。靖轩看到美璃的马被马贩子叫卖,逼问之下才知道马是从祥宁庵附近捡来的。永赫求他阿玛帮忙去救美璃,他愿意听从安排。 高图见到美璃后说京城有人出钱买她的命,他们盘踞黑虎寨,高图准备把美璃留下当压寨夫人。美璃听完才知道是高图的匪巢,永赫和他阿玛悄悄来到黑虎寨,他们准备以计行事。美璃在黑虎寨并不害怕,她知道高图是杀父凶手,还要报仇雪恨。靖轩找到祥宁庵时听师太说美璃和小翠已经离开。 美璃将饭菜推翻在地,她见到高图后答应和他成亲,美璃要知道是谁要杀她,她不想像犯人一样被看管,还说饭菜没符合胃口,美璃要求小翠来负责饮食,高图让小翠可以自由出入厨房,小翠在厨房中趁机将菜刀偷走。高图在黑虎寨忙着准备迎娶美璃,美璃和小翠准备伺机对付高图,高图酒后来到洞房,美璃拿着菜刀砍向高图,高图躲开交将美璃的刀打落在地。 美璃将谦王爷赛佳之死说出来,高图这才知道她是赛佳的女儿,他要动手杀她时发现有大批官兵来袭的迹象,黑虎寨乱成一团,永赫趁机潜入黑虎寨之中将粮草烧毁,这让土匪大惊。永赫闯入房中找到了美璃和小翠,他骑马带着她们离开。高图得知后带人追赶,永赫将追赶的土匪引至陷阱处,他们事先准备好埋伏,永赫随后出击高图打斗起来。

  永赫不敌高图,高图举刀砍向他时被林中美璃的箭所伤,仇彪出现将高图救上马,美璃从背后射向高图时被他用刀将箭挡开,她对图哈一家的救命之恩情表示感谢。应如向美璃说起永赫离职之事,她求她回京以保全永赫性命,永赫听完后进入房间,他不想拿美璃的幸福来换,哈图听完十分生气。 小翠早上醒来见到美璃留下的书信,她要回京城,永赫希望和她隐姓埋名重新开始,他要拉她离开时被靖轩发现,靖轩和永赫打斗起来,永赫随后被捆绑起来,图哈希望美璃能救永赫,美璃让靖轩马上放了永赫,还拿着毒药来威胁他,美璃称她心里只有永赫,靖轩要她马上回京当着太皇太后的面答应和他成亲。 靖轩十分生气地跑开,他不明白美璃为何要这样对待他。美璃答应嫁给靖轩,但要他在皇上面前保永赫一家无罪,永赫知道后要去找美璃时被图哈打晕,永赫被关起来。美璃在靖轩的护送下安全回到京城,太皇太后见到她后很高兴,她明白她心里苦。皇上同意不再追究永赫的罪责,永赫清楚美璃是为了救他才答应婚事的。 海叔见到靖轩后举刀要砍他,两人打斗起来,美璃过去时看到海叔被打倒在地,靖轩看在美璃的份上没追究他的责任,美璃让海叔好好照顾自己。素莹的样子让她额娘很担心,她要勇敢地活下去,不能让美璃占上风。札穆朗在皇上面前替素莹抱怨,皇上称不方便干预靖轩的家事,还让他不要再添乱。 太皇太后希望美璃能明白靖轩的一片真心,她让玉如好好替美璃准备嫁妆。永赫被绑起来后不吃不喝,他一心想和靖轩争夺美璃,在他额娘的恳求之下永赫才同意吃饭。靖轩派人给谦王府送给聘礼,美璃让海叔收下。札穆朗回到府中将皇上的话说出来,素莹知道他一直在欺骗自己,她没能得到靖轩的心。

  承毅知道靖轩是真爱美璃,靖轩有信心化解两人的心结,承毅担心美璃会受到委屈,靖轩让他放心。太皇太后在太福晋面前说起家道之事,太福晋听出她对美璃的疼爱,她答应对美璃也会疼爱有加。海叔和小翠找承毅帮忙,承毅将找到靖轩的事情讲出,美璃对承毅说她是心甘情愿嫁给靖轩的,让他不必操心。 靖轩准备三日后迎娶美璃,他向太皇太后保证能照顾好她,太皇太后要让美璃从慈宁宫出嫁。桑株来到永赫家中看望他,她开门时看到永赫坐在那里发呆,永赫一心想和美璃去江南。永赫变得很迷糊,她一直叫着美璃的名字,还误把桑株当成美璃,桑株急忙去找太医来给他诊治。靖轩在府中忙着婚庆之事,太福晋让他不要提及不愉快的事情。 太福晋希望靖轩婚后稳定下来,不要再做莽撞的事情。札穆朗担心素莹难受就想带她去江南游玩,她同意跟随前往。皇上见静贵妃在锈鸳鸯戏水,他拍手叫好,她想做为贺礼送给靖轩和美璃。美璃在慈宁宫准备着出嫁,太皇太后对她的装扮很满意,静贵妃故意在后面对她进行夸赞。 太皇太后让美璃以后多回慈宁宫走动,她把这儿当成娘家,美璃对太皇太后进行拜谢,她也舍不得离开,太皇太后激动地流出泪水。桑株在床前照顾永赫,她希望他醒来后能记得对他的好,还相信有一天他会爱上自己永赫醒来看到桑株,他知道美璃要成亲时情绪很激动。靖轩骑马将美璃从慈宁宫迎接出去,永赫想出去时被捆在家中。 永赫指责家人时被桑株打了一巴掌,她哭着跑开。靖轩将美璃娶入府中,当他掀开她盖头的时候看出美璃不太开心,素莹十分伤心地独自谈着琵琶,靖轩知道美璃心中有些不太愿意,他希望她忘记过去的不愉快。美璃和靖轩在结婚当晚被他误解,他认为她把贞操给了永赫,靖轩所以有些生气,他故意用刀将手划破将血滴在白手绢上,美璃痛苦地哭起来。

  永赫经阿玛额娘跪了下来。他告诉父母,说自己以后再也不会做傻事了,从今天开始,自己会发奋图强,不报夺妻之恨,誓不为人。图哈听后说这才是自己的好儿子。男子汗大丈夫,自己的仇就得自己去报。永赫说,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要让靖轩知道,他不是唯一的强者。永赫去找了桑珠,说自己以前真是糊涂,不仅辜负了格格的浓情厚意,还多次伤了她的心,所以他向格格赔罪。他还告诉格格,说经过这件事情,他才懂得,只有格格对自己真心真意,都怪自己从前眼瞎心盲,才错人姻缘,导致现在后悔莫及。格格说,只要有心,怎么会来不及呀。 靖轩站在美璃的门口,他迟迟不肯进去,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离开。翠儿问格格,为什么不把事情给王爷解释清楚呢?美璃说自己跟永赫是清白的,可是只凭自己的一面之词,他会相信自己吗?更何况他真的了解自己,就不应该这样的质疑自己。所以自己才不需要解释呢。靖轩在那里想着他跟美璃之间的种种,最后他决定,既然当初是自己决定不放手,所以自己绝不后悔。 靖轩和永赫他们一起坐在一起吃饭。永赫对靖轩说,自己过去少不经事,冲动鲁莽,以致于诸多冒犯,所以请他原谅。靖轩说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这时候,小二走了过来,他送汤来了。永赫看到他,想起了自己用钱雇小二放毒药的事情。永赫回到家,图哈大骂了他,说幸好自己看到他跟小二交易的事情,所以自己及时的杀人灭口,否则永赫连命都得搭上。图哈骂儿子简直被仇恨冲错了头,并说报仇的方法有许多种,而他却选择了最拙劣的办法。 靖轩在那里思前想后,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面对美璃?他看到美璃正在梳妆打扮,于是便走了过去帮美璃打扮着。靖轩走后,翠儿发现王爷的披风落下了,于是她便帮王他拿上了。一路上,因为靖轩走路快,美璃一直都跟不上他。这时的美璃想起了以前自己追靖轩的情景。靖轩正走着,突然停了下来,他告诉美璃,让他小心点,别摔着了。 永赫和桑珠一起放风筝,他们开心的有说有笑。突然两只风筝缠到了一起,掉落到了地上。永赫他们一起去捡了风筝,他告诉桑珠,说现在自己才知道,跟她在一起是件多么快乐的事情,并说真不希望有人拆散他们。桑珠不让他说这种话,并说绝对不会有人拆散他们的。永赫担心桑珠的阿玛嫌自己身份低微。桑珠却说,她的阿玛听自己的,所以他绝对不会反对自己嫁给永赫的。桑珠回去告诉阿玛自己和永赫的事情。阿玛听后大发脾气,说永赫只是一个副督统,身份如此的悬殊,他怎么可以下嫁于永赫呢?而且阿玛还说,永赫不是真心的喜欢她,他的目的没有那么简单。桑珠让阿玛不许侮辱永赫,并说是自己要嫁给永赫的。

  为了取得阿玛的同意,所以桑珠决定在阿玛在前上吊自杀。当王爷走到桑珠门口的时候,桑珠赶紧上吊,当王爷看到女儿这个样子,不禁赶忙把她救了下来。桑珠说,自己不能对不起阿玛,又不能嫁给永赫,所以自己打算削发为尼。王爷为了阻止桑珠,他不得不同意了女儿的要求。他说自己非要舍不得女儿,等于就是害了她,并说如果将来她不怕后悔的话,要嫁谁就嫁谁去吧。 美璃晚上睡觉,又梦到了自己在火海里的时候,靖轩起来抱着她,说有自己在,不让她害怕。所以靖轩决定搂着美璃一起睡,这样她就不会害怕了。第二天早上,靖轩起来发现美璃一夜都没有睡,所以他告诉美璃,让她以后不要再为自己彻夜不眠的,并说自己以后都会搂着她睡的,等她习惯了,踏实了,就睡得安稳了。 永赫去求见了静贵妃,他告诉静贵妃,说自己与桑珠格格情投意合,有心论及婚嫁,可是自己的身份低微,有失宁王的身份。所以他请静贵妃替自己出面提亲。静贵妃说,桑珠与自己情同姐妹,她能如愿以偿嫁给永赫,自己当然高兴了,充当媒人,也未尝不可。只是自己不知道他对桑珠是否真心,所以怎么能轻易说媒呢? 靖轩给美璃买了几本小人书和一些珠花。小顺子问起贵妃娘娘,说自己不明白,她怎么会为永赫做媒呢?静贵妃说,既然是顺水人情,何乐而不为呢小顺子明白了,说这样一来,宁王爷肯定高兴,也不会忘了娘娘的恩情的。静贵妃说,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永赫是存心示好,故意把人情送上门来。 因为静贵妃在面前说了好话,所以皇上封永赫为骁骑勇统领,所以永赫和桑珠当面去向静贵妃道谢。静贵妃说,大家本来就是一家人,份内这事怎敢邀功。永赫听后说,娘娘如此劳谦虚已,处处以宗亲圆融为念,实在具有母仪天下的风范哪。静贵妃听到永赫的这一番话后,不禁暗自偷笑起来。 永赫见到了美璃,美璃恭喜他和桑珠又头到老。同时她告诉永赫,自己现在已经不做恶梦了,所以那本小人书她要还给永赫。永赫说,如今她有靖轩无微不至的照顾,确定不需要这本书了。正在这时,桑珠和靖轩一起走了过来。当靖轩看到美璃跟永赫站在一起,不禁醋意大发。 宁王告诉永赫,说女婿就像半子,所以以后他有任何事情,只是开口,自己一定会想办法帮他完成的。不过他告诉永赫,说桑珠是自己的心头肉,他得好好的对她,否则自己可饶不了他。这时宁王送给永赫一把宝剑,说希望他以后好好好的保护桑珠。 美璃正在看书的时候,靖轩走了过来。一把夺过她手中的书撕碎了。他告诉美璃,不是真心想看就不要看了。看着满地飞的书,美璃质问靖轩,为什么要把这些书给撕掉?靖轩说自己现在才知道小人书的意义,原来它是美璃跟永赫之间的定情信物。他以为美璃现在还对永赫念念不忘。美璃质问他,说既然自己在他心中是这样不检点的女人,当初自己求他放手的时候,他就应该放手啊。靖轩说,那是因为自己笨,自己傻。不过无论美璃怎么羞辱自己,自己都不会放手的。 永赫被静贵妃单独召进了宫里。永赫说自己志不在升官,只求扳倒庆王爷,让他也尝尝被人踩在脚底下的感觉。静贵妃一听故意装做生气的样子,指责永赫在自己面前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永赫说,既然自己把性命交给娘娘,所以就甘心受罚。静贵妃说,自己岂能负他的赤胆忠心呢

  图哈说永赫,真是有本事,竟然说动静贵妃跟他一起联手对抗那庆王爷。永赫说自己早就发现静贵妃有夺后之心,当自己提出以宁王为首,再加上其它王爷,联名保奏的条件,她怎么可能不答应呢?图哈说,静贵妃如能在他们的保举之下顺利的封后,那他们就有势力与那庆王爷分庭抗礼了。永赫说为了尽快的达到目的,他要尽早的跟桑珠成亲。庆王太福晋告诉靖轩,说素莹已经从南方回来了,他是不是应该尽快地下聘迎娶她呀?靖轩听后让额娘拿主意就好。 静贵妃派小顺子给桑珠送去了凤冠霞披,这让桑珠非常的高兴。永赫说,今天他们能够成为夫妻,全拜娘娘所赐,今后如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的报答娘娘才行。宁王让小顺子回去告诉娘娘,就说本王绝不会忘了娘娘的恩典。 美璃在看小人书的时候,笑得格外的开心。靖轩走了过去,静静的看着她。他告诉美璃,她笑得可真好看。同时他告诉美璃,让她把那些旧的小人书给扔了,因为自己又重新买了新的。美璃说,这些书都是他的新意,就算破了旧了,也不能扔了。靖轩听到这里,他答应美璃,说以后自己对她的心意会越来越多的,多得一辈子,她都享用不尽。 桑珠归宁的日子到了,永赫当着大家的面给宁王跪了下来,他说阿玛不介意自己的身份悬殊,成全自己与桑珠,所以今日当着宗亲的面感谢宁王恩德。永赫此举得到了大家的赞扬。正在这时,静贵妃来了。宁王感谢静贵妃的恩德,说桑珠蒙娘娘亲赐的这个凤冠霞帔,已是莫大的恩宠,今日还劳烦娘娘亲自祝贺,说宁王府真是倍感荣幸。 小顺子跑去恭喜静贵妃,说宫里消息,宁王已经联名奏请皇上,请皇上封娘娘为后。静贵妃一听便说太好了,这么多年的梦想就要快实现了。她还说,永赫能够这么快就说通宁王爷看来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他。同时静贵妃告诉小顺子,说现在是关键时刻,一刻都不能掉以轻心,所以她在小顺子在各宫都安插好眼线,一个风吹草动,就立刻向自己报告。 因为封后的事情,所以皇上想听听靖轩的意思。靖轩说,能够担任母仪天下重任的人,必须德淑兼备,更要胸怀仁爱,才能够令皇宫的嫔妃们心悦诚服。当静贵妃得知靖轩的那番话后,不禁大发脾气。她说靖轩明明是挟侠报复,还敢厚颜无耻的说他公私分明。小顺子说,虽然庆王爷对娘娘当面恶言相伤,可皇上并没有当面表决,所以这就代表娘娘是有希望的。 靖轩去迎娶了素莹。前去道喜的人络绎不绝。到了晚上,素莹独自一个人在那里坐着,而靖轩迟迟没来。美璃坐在那里,翠儿劝她多少吃点东西,否则一天不吃东西,身体会垮的。这时靖轩来了。他看到美璃在那里哭泣。不禁上前抱住了美璃。美璃告诉靖轩,说让他什么话都不要说了,他心里想说的,自己都明白。靖轩请美璃相信自己,说一切都没有变,什么都不会变的。美璃在催促着靖轩,赶紧去见新娘子。可靖轩却抱着他迟迟不肯放手。

  静贵妃告诉永赫,说他之前说的果然没错是。说靖轩果然是自己最大的绊脚石,如果这个障碍不除,自己一辈子难登后位。永赫说,障碍果然要除,但是不能急于一时。就算他们现在杀了靖轩,也于事无补,眼前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挽回皇上的圣意才是。同时他告诉娘娘,说或许以退为进,才以走得更平坦一些。 静贵妃和皇上一起散步,她问皇上,说他心事重重的,莫非是为了立后之事而愁烦?她还说,若皇上恩准,自己想向他表明心迹。她说虽然宁王等人对自己厚爱,然而自己自知不足,难登后位,所以她请皇上不要再为此事烦心了。皇上一听静贵妃这样说,便夸奖起她来。同时他还告诉静贵妃,自己自有主张。 因为素莹现在摆起了大福晋的派头,所以这让靖轩非常生气。所以他要告诉素莹,说自己的话就是规矩。美璃劝靖轩,说今天毕竟是素莹第一天进门,就让她这么难堪,未免也靖轩说,如果不及时对她驯斥的话,将来不知道会怎么对待美璃呢。庆王太福晋对素莹说,靖轩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家和是最重要的。所以他要素莹尽快的多了解庆王府的规矩。 额娘问素莹,为什么归宁的日子要把送出去的黄金还有丫鬟给送回来了?素莹说,爹娘只顾着给自己撑脸面,却没有顾及庆王爷的面子。而庆王爷连给自己开口解释的机会都没有。额娘说要不去当面向太福晋道歉去?素莹一听便制止了,说太福晋心里也不舒服,还是别去了,以免尴尬。额娘一听,担心太福晋以后会对素莹不好。 静贵妃对小顺子说,这永赫果真智慧过人,居然想出兴学行善的办法来博好老百姓之心,自己不得不佩服呀。小顺子说,现在要不要在宫里颂一下娘娘的善举呢?静贵妃听后说既然是默默行善,怎么能敲锣打喜张扬。况且有永赫替自己打头阵,自己又何必强出头呢?而且现在什么事情都是永赫出头在前天,如果真出什么事情,那么也可以跟自己撇清关系。 因为谦王府的家产无人打理,靖轩就派专人去负责此事。美璃知道后,不禁向他表示感谢。美璃告诉靖轩,说尽管他们之间有那么多的误会,但是自己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靖轩说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自己只希望美璃开心快乐。翠儿对美璃说,怀孕是一件大喜事,为何她好像不高兴的样子?美璃说自己怀孕的事情想亲口告诉靖轩,在此之前,绝对不能走漏风声。可是他们的这一番话被素莹的丫鬟刚刚听到。 玉如不明白,为何永赫会突然跟静贵妃如此的密切?老祖宗说静贵妃一向很积极的经营皇族之间的关系,她要拉拢永赫就是要宁王保她立后而已。玉如担心,永赫会糟人利用。老祖宗说,这次静贵妃立后受阻,另想它法也是情理之事,不管她是不是真心行善,只要老百姓受益就行。 庆王太福晋质问美璃,她到底去没去医馆?而医馆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干嘛她要撒谎呢?美璃说最近身体不舒服,说出来怕大有担心,所以先到民间医馆看看。太福晋说,身体不适可以看太医,除非她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可美璃还是没有说出自己怀孕的事情。正当太福晋准备家法伺候的时候,翠儿跪了下来,说出了美璃怀孕的事情。当太福晋得知美璃怀孕时,非常的高兴。 靖轩得知美璃怀孕的事情,非常的生气。他对美璃说,自己当初就警告过她,说如果她怀了永赫的孩子,自己一定杀了他的。所以他要美璃告诉自己该怎么办?美璃说自己怀的真是庆王的孩子,可是靖轩根本不相信。临走的时候,她告诉美璃,说这孩子不能留

  两江总督向皇上请求,说自己年老,所以他想告老还乡。皇上听后同意了他的想法。皇上对麻正吉说,他担任两江总督多年,在他的心中可有人选最适合担当此任?麻正吉说,札穆郞对江南熟悉,如他能担任此职,定当驾轻就熟。皇上说据自己所知,麻正吉跟札穆郞交往甚熟,他真是举闲不避亲呀。札穆郞和麻正吉他们一起在喝酒。他感谢麻正吉对自己的保举。同时他告诉各位大人,说事成自己肯定会有重谢的。应如故意在桑珠面前说起两江总督一事,所以桑珠听后说自己会让她的阿玛宁王,在皇上的面前替图哈说些好话。 皇上找到靖轩,说起了两江总督的事情。皇上说,自己本来想让札穆郞接任两江总督,可是宁王他们上书,希望保荐图哈接任。所以皇上质问靖轩,他觉得是札穆郞合适还是图哈合适?靖轩说,这两家都与自己有姻亲关系,所以自己也难以回答。皇上说,这两江总督带着重在,而且又刻不容缓,所以他一定要让靖轩凭心而论。靖轩说,如果真的事关重大,那么就应该谁有能力让谁上。 美璃在那里看着小人书,这时他想起靖轩的那番话靖轩说这孩子不能留。这时靖轩来了,他端着一杯药走了过来。靖轩要美璃把药喝了,并说自己当什么事都不发生过。美璃说,不管他信不信,他可以不认这个孩子,而自己不能。靖轩说不能也得能,这事由不得她。美璃听后说,让靖轩杀了自己,而这药自己是不会喝的。生气的靖轩想要灌美璃喝,可美璃说什么都不肯喝。 素莹独自一个人坐在那里,她想起了额娘所说的话,所以他决定,自己绝不能这样认命,她要努力的改变这一切。正在这时,靖轩冲了过来,他抱着素莹就吻了起来,然后睡在了她这里。夜间,靖轩做梦梦到了美璃。他嘴里一直念叨着美璃的名字,待他醒来后,不禁冲出去跑到了美璃的屋外。此时的靖轩心里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误会了美璃。 小翠告诉庆王,说自己一早打扫房间时候,发现格格不在房间里。美璃一个人在街上走着的时候,永赫看到了她的身影。他看到美璃在那儿吐,于是上前关心起她来。靖轩走过来,看到永赫扶着美璃,静静的走了过去。他扶着美璃一起回到了家里。 他告诉美璃,说希望她能够理解,就算自己对她有所怀疑,但是自己对她的爱却是真真切切的,丝毫不减。他还说,自己以后不会再逼她,只不过得让她考虑清楚,小孩子和他之间,美璃只能选择一个。美璃心里在想,难道非得让自己以死明志,他才肯相信自己的清白吗? 小翠劝美璃,说让她想清楚,孩子没了,还可以再生,可王爷的心没了,不真的再也挽回不了。美璃说,如果自己真的不要这个孩子,就等于承认他真的是永赫的,到时候自己一辈子都无法洗刷清白,所以自己和王爷就会一直有心绪。

  额娘告诉素莹,说自己说的这个办法可行吧。现在连太医都查不出美璃中的是什么毒,靖轩就更不知道了。素莹说,这个办法虽好,可美璃还是逃过了一劫。就连腹中的胎儿都安然无恙。额娘说,太医无法对症下药,就很难去除余毒。美璃每中一次毒,体内的毒性就会加重,如此下去,很快就会要了她的命。 小翠告诉格格,说她昏迷的时候王爷一直守在她的身边。美璃说,他越对自己好,自己就越难受,因为自己没有办法给他想要的答案。如果自己一直昏迷不醒,会不会对自己反而是一种解脱呢?靖轩在门外听到了美璃的这一番话。他心里在想,如果美璃真的永远不醒,自己只会比得不到答案更痛苦。靖轩走了过来,告诉美璃,说自己跟老祖宗商量过,为了她的安全,先让她搬到慈宁宫里,有老祖宗陪着,她会开朗一些的。 美璃正在陪老祖宗用膳的时候,她突然的不舒服起来。于是老祖宗赶忙传来了太医。太医告诉老祖宗,说此次美璃格格中毒的症状比前次更为严重,如果不找出病因对症下药,恐怕难以治愈。靖轩说,应该不是食物相克所致,要不然为何只有美璃一个人中毒呢?老祖宗说,美璃晚餐只吃了几颗杨梅子。太医一听,便说病因找到了,正是杨梅子与肉同食所产生的毒性才会导致美璃格格中毒的。小翠说杨梅子是大福晋送的。老祖宗听到这些后,知道果然是素莹搞的鬼,所以她要靖轩看着办此事。 回到家里的靖轩对素莹大发脾气,可素莹说什么都不承认。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素莹不禁决定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太医告诉老祖宗,说幸亏毒素发现的及时,只要美璃格格服些药调理一下就可以了。她腹中的胎儿也安然无恙。美璃向老祖宗说起,说恐怕这次是冤枉美璃了。老祖宗却说,素莹心机重,难免会干出此事。当札穆郞得知是夫人教素莹用梅子害人的时候,不禁大发脾气。他说素莹这次侥幸过关,更增加了王爷对她的疑心,所以以后如果没有自己的许可,她们两个谁都不可以轻举妄动。 美璃回到了庆王府,她告诉素莹,说因为自己的事情,让她跟着受委屈了,真的很抱歉。素莹说,只要她相信自己对她没有歹意就知足了。美璃说姐姐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自己当然相信她了。靖轩带着两瓶酒去找承毅,他想让承毅助自己一臂之力。他告诉承毅,说此次自己出征,永赫父子俩也一路同行,虽然永赫对自己表示过歉意,可是自己总觉得他们父子两对自己虎视耽耽,所以他要承毅跟自己一路同行。 靖轩就要出征了,而美璃一直没有去给他告别。伤心的靖轩拿着那块许愿石,心里在想,自己不去向美璃道别,她就不来践行吗,哪怕是相对无言,能多见一面就少一分相思。当靖轩准备出去时,发现美璃正站在门口准备敲门。美璃给他送去了那件披风,这让他们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静贵妃向永赫问起,说兴学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永赫说目前已有上百名先生提出助学申请,等待资格审核完毕,即可拨款。静贵妃说,为了尽快达到效果,审核过程就免了吧。只要有人提出申请,立刻拨款就是了。这时永赫向静贵妃问起,说他的阿玛竞选两江总督一职,可是庆王爷却保举杨穆郞。静贵妃一听便气了,她说为何每件好事,靖轩都要从中作梗。 美璃告诉小翠,说王爷把休书给撕了,并答应自己生下这个孩子。可是自己却看得出来,他做这个决定心里有多苦,多绝望。小翠说,格格的心又何尝不痛呢?美璃说,他因为舍不得自己,却又甘愿受这样的屈辱,光他这份心意,就足以让自己用生命保护他的孩子。皇上告诉太皇太后,说札穆郞不仅熟悉江南,而在筹备军粮上也不错,足可堪为这两江总督之职。不过这次宁王和霍王却联名上奏,求荐图哈出任,确实让自己感到相当为难。老祖宗说,此事果然棘手,如果处理不好,后患无穷呀。同时她告诉皇上,说平时宁王和霍王不相往来,可最近频频上奏,所以他要皇上多多了解才是。 小翠问美璃格格,说王爷不准她去见永赫,而今天却又让她去见他。美璃说,你以为靖轩好受吗,他不止折磨美璃,也是在折磨自己。也许他有心想让美璃难受,相反自己不觉得靖轩是在报复自己,反面觉得他是为了保护自己。所以美璃决定,自己更要保护好这个孩子,将来有一天,他会明白自己的苦心的。 素莹额娘去了庆王府,他们在一起唠起了家常。素莹额娘说,恭喜太福晋,马上就可以抱孙子了。太福晋一听便乐呵了起来。她说,如果美璃给自己生个孙子该多好呀。素莹额娘听到这里,说素莹,要赶紧回把劲,好再给太福晋添一金孙呀。这时美璃走了过来,太福晋见势赶紧走上前扶着美璃,同时告诉她不要随便的走动。看着太福晋如此的关心美璃,倒让素莹和她的额娘非常的生气。 喜儿拿着一瓶刨花油,一个不小心洒落到了地上。喜儿说,要是侧福晋美璃从这儿走,滑倒是那自己的责任可就大了。素莹听到这里,命喜儿只收拾那些太碎片,而不用整理那些刨花油。下雨了,美璃和小翠走在走廊里,一个不小心,她踩到了那些刨花油便撤倒了。太医给美璃诊断后说,确实万幸,胎儿一切无恙。小翠本打算把刨花油的事情说出来,可却遭到了美璃的阻止。 承毅去看美璃,说起了她那天摔跤的事情。承毅告诉靖轩,说让他以后得好好好的保护美璃和孩子的安全,以免发生意外。靖轩说,真要有什么意外,只要美璃没事就好。因为他们还年轻,怀孕的机会多得是,可美璃只有一个,当然比胎儿重要了。 桑珠把观音放到房间里,她说应该把它们放到房间里,才能求得子嗣呀。永赫一听便笑了起来。因为观音佛像放在房间里是不敬的,而麒麟放在大厅里才能显灵,所以他告诉桑珠分.享者电.视,说她以后请这些佛像的时候,最好先问清楚它们的摆放方式,否则很容易适得其反的。桑珠说,人家美璃都身怀六甲,自己也希望给永赫生个儿子啊。美璃在吃饭的时候,突然肚子疼了起来。太医告诉说这是因为食用了不洁的食物导致的轻微的绞肠痧。幸亏救治的及时,现在已无大碍。当王爷得知今日的食物是小翠准备的,他不禁对小翠大打出手。小翠对美璃说,自己不怪王爷,自己明白,王爷是想借着打自己,去警告府里的人,让我们好好的伺候格格,绝对不能再出任何的差错了。

  美璃和太福晋一起去庙里上香,在那里,两名化妆成乞丐的人准备对付美璃,却被靖轩派去的守卫及时给阻止了。而藏在暗处的永赫也看到了这一切。永赫回去向静贵妃说,想不到靖轩会派守卫保护美璃,以至于自己这次才会失手。同地他向静贵妃保证,说下次自己一定不会失手的。小翠告诉美璃,说她上个香庆王爷都派人保护她,这足以说话他很是很关心格格的。那是不是美璃也该表示一下?美璃听后说,他为自己着想,自己当然心存感激,可是自己却没有办法给他想要的答案。而此时的靖轩站在美璃的门外犹豫着。 高图说,格尔丹野心勃勃,如今已夺下了大半个蒙古,所以自己觉得他应该能能朝廷一战。仇彪说大哥说的对呀,不如他们去投靠格尔泰,顺便让他利用龙藏经蛊惑民心,增加胜算。高图听后说,他确实值得投靠,不过他能否推翻清。